您的位置: 主页 > 介绍动力 >韩所谓的国政顾问 原来只是鸡鸣狗盗之辈 >

韩所谓的国政顾问 原来只是鸡鸣狗盗之辈


2020-05-29


韩所谓的国政顾问 原来只是鸡鸣狗盗之辈 ShareTweet

李麒桦

国民党总统候选人,第一次的国家政策直播,便主打青年政策,但可能要先做点功课,以免误导了青年。中正大学社福系副教授,「吴明儒」,在直播中讲到的减缓学贷,对于刚步入社会的青年,所带来的压力,因此要延长学贷的缴款宽限,但,其实蔡英文政府早就已经提出这项政策,而且早就在执行了。

开始,教育部放宽缓缴条件。以往只有第1年不用缴本息的宽限期,现在新制上路,可申请延长为4年「只缴利息暂免还本」。贷款人负担利息1.15%,政府负担0.95%,预估有50多万人受惠。

但这项政策,刚推出时,国民党又是怎样抨击?敝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说:「白痴政策,又不是不用缴,只是先缴利息,最后还是有本金要缴啊!」

你国民党才白痴。贷款这种东西就是借钱,借钱还钱本来就天经地义,政府能做的就是让这个利息不要过于不公平,用低利息以及宽限期,来降低学子偿还学贷的负担,让年轻学子不会因为家庭经济情况,而阻碍了求学与翻身的机会。

而这项政策,敝人正好有感,敝人在2014年毕业时,初入社会在台北领三万初的薪水,当时每个月要缴3300左右的学贷,加上房租8500,都还不先算其他零零总总,薪水就已经少了一半,但因当时宽限期只有一年,敝人认为乾脆咬牙撑下。直到工作三年后,薪水稳定调升后,学贷才不致于造成我太大的负担及压力。

因此假如当时敝人也能受到放宽缴款的政策照顾,可能那时就不需要因为学贷,而放弃可以进修的机会,或是一台手机坏了两年,严重影响工作,仍迟迟不敢更换。当然,大家可以笑敝人穷,笑敝人鲁,读私校要缴这幺多学贷,却找了一个只有三万初的工作。但现阶段的青年,至少有50%以上是跟敝人过同样的生活,我们目前的确是社会底层,但我们有想精进自己的打算,持续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往上爬。

只是敝人不解,明明这项政策已经实施了一年有余,也帮助了不少跟敝人同样处境的年轻学子,但要选总统的韩国瑜先生却完全不知晓,夸张的是被聘为顾问的中正大学社福系副教授,「吴明儒」,也不知道,还是其实他们知道,但故意误导年轻学子,塑造蔡英文政府不照顾背负着学贷的青年。而这样子的国策团队,真的能提出什幺令人有感且幸福的政策吗?敝人认为,一群人不过是鸡鸣狗盗之辈罢了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